是何人迷失在东京(Tokyo)

我一直笃定地相信,两个在艰难时分互相温暖的人,会滋生出微妙的爱情。于千万人之中遇到了那个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中,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电影《迷失东京》便是这样一个故事。

片子的英文名子是Lost in
Translation,顾名思义,美国人去了日本这样一个完全语言不通、文化差异极大的国家后,一切生活和工作都没有办法适应。中文字幕的译者为了营造片子所要表达的气氛,异常坚决地选择了用主观视点进行翻译工作,不是英语的对话完全不译,所以观者和主人公一样经常是听着叽哩呱啦的日本语、法语、德语等等各种鸟语一头雾水,陷入和主人公一样的迷茫处境。这个时候,你以为你和主人公一样无助。其实你错了,你忽视了自己看这片子的时候是一会儿看看画面一会儿看看字幕才得以完成的,也就是说,你比主人公更惨,你与主人公相比有一个更致命的伤——你连主人公说的英语貌似也不怎么能听懂……

让我们先抛开爱情不说,说一下二位主人公。
Charlotte
一个新婚两年的年轻女子,因为丈夫在东京的工作而随他来到了这里,可丈夫却忙于工作冷落了她,连一起坐下说话的时间都没有,更别提了解她因为身处他乡而产生的内心的孤独。她唯有借吸烟、泡酒吧、听CD、独自短途旅行来排解。
Bob Harris
一个已婚20多年的中年男人,和妻子育有孩子,无可避免地面临中年危机。而且事业上,不巧作为一个老影星他又行将过气。这次是来东京是为了拍摄一个威士忌酒的广告,日本的接待方对他很和善,甚至为他安排了“特殊服务”,但是东京的一切还是与他格格不入。
他们沦落异乡,偏偏这个异乡不是英国不是澳大利亚,而是日本东京,这里没有他们熟悉的语言,没有他们熟悉的面孔,甚至连人们做事情的方法都让他们感到陌生。二人既然“同是天涯沦落人”,那就“相逢何必曾相识”了。在酒店的酒吧里他们开始了交流,眼波传达出绵绵友善的情意,并在接下来搭起讪来。
慢慢地,两颗心开始靠近,并滋长出了微妙的情愫。可是现实的条件下两个人不可能有结果,在短暂的心灵交汇之后,他们又回到了各自的生活,而这段在东京的经历也许只是会变成影响他们一生的美好回忆。

 影片采用散文式的结构来安排情节,时间采用顺序,朴实无华,强调纪实性。故事简单自然,人物情感真实合理。看似松散的结构,每一处无不是为塑造主人公丰富的形象而精心设置,坐下来细细观看的人很容易就会把自己代换到片子当中去体会那种在空气每一寸和时间每一秒中都充斥着的孤独。
导演在影片的前半部分采用了大量对比手法来营造这种孤独和不合时宜的感觉。比如,男主角哈里斯比电梯里的所有人都高出了一头以上,像只怪兽;半夜时分开始嘎吱嘎吱响个不停的传真机;拍三得利广告的日本导演说了大段的要求他却只能听懂一个“Suntory
Time”。还有梳着奇怪发型的日本电影,突然闯进屋的疯癫女人,“r”“l”不分的日式英语,差点儿把人玩儿死的健身器材……再比如,女主角夏洛特也好不到哪儿去。站在地铁图前看了半天也找不出一丝头绪;东京寺院里和尚们唱着她从来没听过的佛曲;插花教室里穿和服的日本女人只是跟她简单地来几句寒暄便转而去指导其他学员。还有出租汽车窗外满街的片假名(其实去日本的英语国家的孩子们只要学会了五十音图再稍微有点想象力,那么日本大街上的字他们基本上就都可以看懂了),地铁上看漫画的中年男人,街机厅里青少年们狂热的躯体动作……
影片的前半部分就在这种国家、语言与文化的冲突对比中完成了对内心充斥着孤独感的男女主角的塑造,也就顺理成章在这种孤独中引出了男女主角的相遇和对话。一个悠闲的夜晚,灯光昏暗的酒吧,红发女人动情地唱着经典和怀旧的曲子,人们三两成群或者独自作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情感而不过多干涉别人,这正是陌生男女相识的最好场所。哈里斯和夏洛特,他们同属于从英语国家来到这个格格不入的国家,他们从对方的眼神和话语中嗅到了和自己同样孤独的物质,借由这种巧合便形成了一种必然——他们彼此吸引,两人之间的交流也渐渐加深,他们会主动找到另一方喝酒聊天,或者一起出去跳舞唱歌。
在影片对两人与周遭世界的疏离感的构造过程中,出现了两个关键性人物,由此我们也忽然明白这部电影绝不仅仅是对因语言不通而造成人之间隔阂的表达,这两个人就是哈里斯的妻子和夏洛特的丈夫。他们两人的出现对戏剧发展、主角性格刻画起到了极大的作用,使男女主人公形象在前后对比中渐渐丰满起来,同时也使影片主题上升了一个层次。哈里斯妻子发来的邮件,偶尔打来的聊聊几句的电话,总是围绕着孩子和家里的装修。她总是忙碌地伺候着孩子们吃早饭或者送孩子上学,几乎没有认真听哈里斯说过一句话。夏洛特身为摄影师而整天忙碌的丈夫,只能在出门前匆匆说一句我爱你,却并不能照顾到自己妻子真正的需求和困境。他还需要经常接触一些一见面就叫囔着“我只想让你一个人拍我”的风流女人。在与妻子通话的时候,哈里斯一定感觉到自己像是在对一个不懂英语的日本人交流。在参加丈夫的朋友聚会的时候,夏洛特一定感觉到自己好像又再次置身于满是片假名的日本地铁站里。
导演是在说,你们孤独,并不仅仅因为语言的不通,更可怕的是交流的障碍。我们不禁想到影片开始时夏洛特给朋友打电话诉说自己初到日本的困惑时朋友的心不在焉,还有哈里斯妻子在电话里说的“很高兴你旅途愉快”。是的,与语言不通相比更可怕的是交流障碍。这就是造成男女主人公渐渐对日本不那么恐惧的原因,也是他们互相倾吐心声以至互相吸引之后甚至对日本产生了一定好感的原因。当他们发现疏离感并不只出现在日本,即使回到了最熟悉的生活的地方,即使回到家里,不明白的还是不明白,不理解的依然不理解,任何困惑都不会得到解释,任何问题都没有办法解决。于是,夏洛特愿意从宾馆里出来带着哈里斯一起与日本朋友唱歌跳舞,在马路上尽情奔跑。她再次去了插花教室,还去了寺庙,在许愿树上系上了写着自己愿望的纸条。于是,哈里斯从急着想要逃开日本,变成后来的愿意上一个荒唐透顶的脱口秀节目,为的只是能在日本多呆一天。他甚至对妻子说“我想要过的健康一点,比如吃一些日本菜”。于是,一对明白了事情真相的陌生男女彻夜聊天,在喧嚣的KTV房外面依靠着抽同一枝香烟。他们打开电视,在日本一起看了一场电影。他们躺在床上聊着天就慢慢地睡着了。一切都温暖真实,仿佛回到了家里,其实,他们是回到了自己的心里。那个总是矗立在窗外像帝国大厦一样的高大建筑,在我看来一开始是立于主人公们心里的巴别塔,而此时,它真的变成了美国的帝国大厦,使他们回到了家。

如果注意过《迷失东京》的海报,就会发现海报的最上面有一行字,“Everyone
wants to be
found.”这是整部电影的主旨。作为Charlotte,她希望她的摄影师丈夫能多关心她一点,把她从每天在东京的“留守生活”中解救出来。她的丈夫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自己的妻子在夜里坐在窗边看着东京的夜景那些绚丽的霓虹时心里是多么无奈,而在白天Charlotte一边给美国的朋友打电话一边抹眼泪的那种落寞。那种感觉我想只有亲身经历过寂寞的人才能真正地体会——那种即便世间热腾喧嚣却依然与你无关的感觉,你对于世界,只是个陌生人。作为Bob,他已面临了生活上的中年危机和事业上的瓶颈,30多种雷同的地板颜色放在他面前,妻子逼问他做出一个选择,这无疑是家庭生活的一个悲哀——在感情的热潮慢慢退去之后所无可避免地进入每日柴米油盐酱醋茶阶段。他与妻子的交流想必除了家务琐事之外,也没有什么别的话题了。但作为家里的顶梁柱,Bob也需要被理解被关心。
ca88会员登录电脑版,如果片子的结局是男女主角义无反顾追求爱情私奔了,那我想这片子可能就会变成一部超级烂的片子。这部电影的意义其实不在于告诉我们爱情有多么美好,以及在人群中如何如何遇上了那个对的人。影片最后男女主角没有选择转眼即失的爱情,而是选择了爱情过后那漫长的责任,也许比追求爱情更勇敢的就是接受直面生活的本来面目。这样的结局才更令人唏嘘、更震撼人心。

ca88会员入口,亚洲城官方网站手机版,在另外两部体现中年危机的电影《美国美人》和《克莱默夫妇》中,《美国美人》感情直接而强烈,来自妻子的辱骂、孩子的轻蔑,都导致了男主角赤裸裸的精神出轨和对家庭生活异常冷漠。《克莱默夫妇》中的两人更是站上法庭,众目睽睽之下被迫夸大对方缺点,暴露自己的私生活,直到两个人都承受不了流下眼泪。与此相比,《迷失东京》里没有小萝莉变性感大美妞儿的压抑中年男人的性幻想,没有你死我活撕破脸皮的夫妻对决,它始终平静,波澜不惊,用生活中更可能发生的小事表达对全人类普适的警戒——如果交流缺失,不管身处何方都只能置身事外,这是每个人身边周围和自身都会上演和不断上演的困惑。毕竟,我们身边很难出现一个眼神诱惑的小罗莉,也不会因为从一个中学生手里买了点大麻就戏剧性的呜一命呜呼。男人的老婆们也没有几个敢突然拿着大包直接走人音信全无。
另外两部体现交流缺失的影片《利蓝的美国》和《巴别塔》,《利蓝的美国》中年龄不大却有自己独特人生哲学的中学生利兰,《巴别塔》里经历生离死别才懂得交流的夫妻,美国与墨西哥之间的种族问题,对世界具有特殊感受的聋哑少女,《迷失东京》把这些极端的交流缺失缩小后更加真实地放到了整个人类社会当中,让观者突然从对别人的同情当中惊醒并吓出一身冷汗。结尾里,哈里斯在街头追上夏洛特,他们紧紧拥抱互相亲吻,但是他们还是理所当然地告别并且走向相反方向,谁也不能为谁留下,他们的生活没有改变,因为生活还在继续,它如此真实,如此渺小,就在你我身边。
        

导演Sofia
Coppola以刻画人物细腻心理而见长,这次她以她独特的女性视角关注了当代社会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不畅”。她的镜头善于直接、赤裸地介入片中人物的生活,但却有意识地通片中人物保持一定距离,制造出一种隔膜感和旁观感。这种方法用来处理《迷失东京》这种题材的片子最合适不过。影片中导演又刻意强调东京的灯红酒绿、霓虹闹市、川流不息,同时与男女主角的慢速生活做出鲜明对比,更能突显男女主角与东京的格格不入。片子的色调是冷的,在影片最后Bob坐车去机场的路上那铅色的云给人一种离别时的压抑感,但天还是高远的,生活还是要继续,就像公路上行驶的汽车,驶过立交桥,驶过地下通道,无论如何,它还是要继续地行进着。
亚洲城ca88.com手机版,在片中,导演Sofia
Coppola极力营造出一种日本的陌生感来,片子一开始Bob坐在车里望着东京灯红酒绿的街头却依然打不起精神,因为映入他眼帘的都是日文的招牌,唯一能吸引他眼球的是远处的麦当劳的招牌,那个大大的黄色“M”,只有这个才能让他察觉到一丝自己国家的痕迹。当然片子是拍给美国人看的,所以为了极大地凸显日本的陌生感,她甚至将日本有些妖魔化了。例如在酒店的电梯里,高大的Bob鹤立鸡群般地站在一群日本男人中,那些日本男人共同的特点就是身材矮小,与Bob站一起时更是这样;还例如在广告拍摄现场讲了几句就开始叽叽呱呱咆哮跳脚的日本广告导演;再例如Bob去录制的那个综艺节目,那个节目的主持人动作神态语气无不夸张之极,甚至在我们看来如同小丑一般;甚至例如那个要为Bob提供“特殊服务”的应招女郎的夸张的举止和糟糕的英文发音。这些在片中都成功地将日本“异化”。不过这无伤大雅,美国人不在乎,日本人也不在乎。原来在美国人的眼中,西方之外的所谓东方是这样的“怪异”,即便是亚洲最发达国际化的国家日本也不例外。

此外不得不提的是这部电影的原声,有人说如果没有听过这部电影的原声,那就只等于看了二分之一的电影。其中无论是The
Jesus and Mary Chain的Just Like Honey还是Death in
Vegas的Girls都为影片增色不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